浮生半日---庐山1

the-center.png

庐山中心——牯岭镇广场


我们的大好河山太多,也不知道这辈子有没机会走完,不过未免事如春梦,雁过无痕,到一个地方,总还要记一记,到老也能看看自己曾经走过的地方,留下的记忆。


西历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四,农历戊戌年五月初一,我和妻、儿开始游览庐山。

我们坐车从庐山北大门上山,山路弯弯曲曲,我前一晚没休息好,车走到一半山路时我肚子就开始翻江倒海,人不停的蹲下,又起来坐到椅子上,总算是熬到终点,中间儿子也难受,结果他过一会就晕得睡过去,让人不得不感慨小孩子的自我保护系统比大人的还是要好使得多。

庐山有一个好处就是山上公路四通八达,去的地方大多数时候都可以坐庐山观光旅游车去,车费也不贵,一个人80元,七天之内均有效。

到之后先去的如琴湖,是人工湖,水面波光粼粼,周围青山倒影在湖里,水也带有绿色,看起来很干净,走进一看,水却浑浊得偏黄,不过比起北京某些黑色水沟还是好得多。


ruqin-lake.png

如琴湖

沿着如琴湖往下走一段台阶,穿过一群密林,就到白居易草堂。草堂不大,仅三间,甚至没有我们老家的房子大,门口有白居易雕塑,看起来好高,我总怀疑古人其实没有这么高大,草堂门口一汪湖水,水里有半尺来长的金鱼来回游动,游客不停扔鱼食,扔下去,好多鱼就一窝蜂的冲过来,也没看清楚怎么分的,三两下鱼食就被分完。


bailetian-and-his-house.png

白乐天和他的草堂

儿子看到后也要投鱼食,我们又没带,只有上山时准备的樱桃,于是我们吃完樱桃,把樱桃核扔水里喂鱼。开始扔樱桃核时鱼儿都一窝蜂过来抢,不过抢到嘴发现咽不下又吐出来,就能看到樱桃核慢慢的沉到水底去。

吃完樱桃,儿子开始犯困,白老师就坐湖边抱着儿子睡觉,我本来想借此机会捧着带的资治通鉴看看,找找湖边看书的惬意感觉,白老师却让我抓紧四处转转,看一会儿子睡醒后怎么走,怎么游。

我从草堂右手的小门出来,就是修得好好的水泥马路,沿着水泥马路往上走,又回到如琴湖边,不过这次是如琴湖的另一边,在如琴湖边上终于看到”花径“,据说是当年白司马写《大林寺桃花》的地方。


flower-and-temple.png

没看到花,也没看到寺

问问工作人员,知道如琴湖边有台阶下走,走一段能看到锦绣谷,再走一段就到仙人洞,仙人洞出来就是可以坐观光旅游车的地方。

于是我又从花径转到草堂跟前,儿子刚刚睡醒,正好一起走路去看锦绣谷和仙人洞。开始儿子要我抱着走,好说歹说,他终于决定自己走,白老师跟他说看到一个垃圾桶,树桩形状的,一会又看到一个,他这下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自己往前冲,走几步就说:“我又看到一个”,我一会就跟不上他们娘俩的脚步,一会就看不到他们的影子。

走完好多台阶,发现锦绣谷也就是一个山谷,没什么看头,就继续往前,一会上山,一会下山,终于到仙人洞。仙人洞是道家道观,供奉的是吕祖。


valley-jinxiu.png

主席命名的锦绣谷

本来还想跟他们娘俩一起开开吕祖的玩笑,后来想起我自己遇到的两次开神仙玩笑的经历,就觉得还是闭嘴更好。

第一次开神仙玩笑是在西安,当时有朋友来西安玩,我和盛总一起陪着上翠华山去转转,当时一起的有四个人。到山顶附近时,有一个八仙阁,阁很小,但是属于文物古迹,政府用铁栅栏将八仙围起来,上面有一个屋顶,我和盛总嘴贱:“这些人好牛,把八仙都关起来!”然后继续上山,转一会后,朋友问我和盛总:“你们肩膀上是啥?白白的。”我和盛总一看,自己肩膀上各有一坨鸟屎,另两个朋友身上干干净净,啥也没有。

第二次开神仙玩笑还是在陕西,当时坐汽车从神木往鄂尔多斯赶,我看到一路好多庙观,就问师傅:“这些庙里香火怎样?”师傅:“香火很好,当地人很多!”我:“泥菩萨也有这么多人拜啊!”当时天有点热,师傅又没开空调,我就开窗户,一会有东西飞进车窗,就用手去赶,一赶就感觉手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然后才发现我赶的是只蜜蜂!夏天,陕北那么干的公路边,就钻出来一只蜜蜂!

扯得有点远,回来继续说庐山,从仙人洞出来,坐上观光车,我想去看悬索桥,白老师非要跟着人去看天池,当然就只能去看天池,结果天池真的就是个池塘,就是个池塘,连湖都比上!

一路上总有人推荐庐山的云雾茶,正好天池边上有人家卖泡好的云雾茶,十元一杯,试过后并不好喝,当时还以为云雾茶不好,后来才怀疑可能是水不好。

喝完茶,问问卖茶老人家,我们当天下午还可以去看哪些地方,老人家说可以去看看美庐,就是当年宋美龄避暑的地方。于是急急忙忙的往美庐赶,到美庐后我和儿子都走不动,就让白老师自己一个人去看美庐,美庐逛完,这一天旅游行程就此结束。

本来两天游记想着一篇就能装下,写着写着就快两千字,明天的行程就再写一篇吧!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