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半日---婺源李坑

临近端午,婺源的油菜花早就谢了,但白老师对婺源念念不忘,于是从庐山下来我们就直奔婺源。从九江坐高铁到婺源两个多小时,方便舒适又快捷,徐霞客要是早知道现在有这么方便的交通,肯定后悔早生几百年。

到婺源之前大概查过一点攻略,但从庐山下来腿就完全不听使唤,计划的好多地方都准备等到下次,决定在婺源找个酒店住下来,好好休息两天,既是对在庐山上急急忙忙的旅游的休整,也是对这蝇营狗苟的生存忙碌的休整。

到李坑的时候正是大中午,太阳真晒,一点没有端午祭念屈原的感觉,印象中往年端午全国都会下雨,小溪都会涨水,在我老家俗称为涨端阳水,结果今年一点乌云都没有,更没有一滴雨。

沿着李坑的河岸逆流而上,在牌坊跟前的河里好多竹排,一堆村民问我们要不要乘竹排,最后我们还是决定自己走,沿路看到的风景让我们认为这个决定很正确。一路过来看到插着秧苗的稻田,看到吃草的羊群,还在一个老奶奶手里买下一个可以吹得咕嘟咕嘟响的瓷器小鸟。


sheep-near-river.png

河边吃草的羊群

我以为有修在稻田边的旅馆或农家乐,想着晚上可以听到成片成片的蛙鸣,已经好多年没听到过成片成片的蛙鸣,结果兜兜转转,最后找到一个住的地方,离稻田太远,真是一大缺憾!

住下来,请老板娘炒两三个家常小炒,泡一壶云雾茶。菜没炒好,茶先上桌,我们一家三口都觉得这个云雾茶好喝,真的把一壶茶喝得见底。

这个茶叶和在庐山上见到的云雾茶的茶叶差不多,泡完后都破破烂烂的,不像竹叶青舒展成一小叶一小叶,也不像龙井那样舒展成一小片一小片,但是这个茶比庐山上的云雾茶好喝。开始我以为是茶叶的关系,后来琢磨一下,觉得可能是泡茶的水质问题,那就是庐山上的水还没有李坑的井水好?为此我特意去把陆羽的茶经搜出来翻看,结果茶经曰: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意思就是井水泡茶最次,也不知道茶圣当年的山水、江水和井水的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

吃完晚饭,沿着溪水继续逆流而上,过申明亭,看过边上的酒坊,走到村庄的尽头,太阳还没下山,把远处的竹林点染得金黄金黄的,尽头的小溪也变成一条小沟,有农人赶着一群鸭子走来,看到路上的行人就大声呼喝,让开,让开!


shenming-ting.png

亭名申明

太阳快要落到山后面去的时候,我们也返回走,在岸边看到有个老人家,搬一高凳子放在家门口,自己坐在一小板凳上,边吃饭,边喝小酒,酒瓶就放在手边地上,我跟白老师说:“你看人家,喝点小酒,日子过得悠哉悠哉的!”白老师回:“你是不是也想过这种日子啊?那也行,我带着儿子回老家,你自己一个人过吧,就像这个老人家这样,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喝酒!”这时我就知道是我闭嘴的时候,不然就会打起来,打起来了!


wine.png

上好的女儿红来一斤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