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丧

工作之后,很少听到周围人说谁谁谁过世了,大概是周围人基本都在退休年龄之前,要过世就算英年早逝。

渐渐的似乎就有种人能活好久的错觉。

不过世事苍茫,总有意外能打断某种状态,能提醒某些妄想。

【早逝】

昨天,妻打电话说她幺叔过世,让我懵了好久,因为幺叔才四十多岁,这也太年轻了。

幺叔我见过几次(作为结婚时带着车队差点没找到老丈人家的新郎,能见幺叔几次也挺不容易的),平时看起来很温和,只是听妻讲幺叔很容易犯病,疑似癫痫,一旦犯病就六亲不认,逮着谁都狂揍。

就因为这犯病的原因,幺叔离了婚,两个孩子一儿一女,分别判给父亲和母亲,现在女儿跟着母亲过得还可以。

只是可怜幺叔的儿子,小时候半夜睡得正香,老爹忽然犯病会把他拽起来揍一顿,这是种什么样的日子,外人无法想象。

幸运的是,我这堂小舅子总算长大,今年已过二十。

不幸的是,从小没有母爱,更没有父亲的温情,性格倔强,早早辍学,现在感觉基本已成社会的混混。

还没有仇视社会,于他于我们,都是万幸。

只是现在更差,母亲远嫁,父亲早逝,都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再犯错犯法,也不知道还会有谁管?

行文至此,甚是难过。

【奔丧】

暑假妻才带儿子回老家避暑,回来刚不到一周,听到这噩耗,今早又带着儿子急急忙忙赶回老家奔丧。

听我岳父说,今晚就为幺叔守夜,明早就出葬。幸亏有高铁,妻还来得及为幺叔守夜一晚。

这么仓促,大概是因为幺叔和小舅子家实在是揭不开锅,没法像那些大户人家一样大办好多天的丧事。

临行前,儿子说:"妈妈,我不想回老家。"

儿子太小,还不了解逝世于这人间的意义,大人是了解的。

此刻胸中好多莫名的感受,无法一点点解析出来,只有借用刘禹锡这句诗来感慨感慨: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