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途或有白雪飞

过了今晚,露水即为白色。

再有四个节气,应该就会开始飘雪。

坐办公室加班,事干不进去,耳边传来单曲循环的"他方天气渐凉,前头或有白雪飞,盼望世事总可有转机"。

想起好几年前看过的山河故人,也想起好多年前雪夜回家的情景。

一直想为看过的山河故人写篇观后感,但每次动笔总停下来,笔力总是不够,好多想法无法信手拈来。

今晚听着珍重,脑子里似又来来回回滚过好多画面,还是动笔记下来吧。

【壹】灯下白雪满天飞

那年还在读高中,记忆太遥远,已经不太清楚是高二还是高三了。

时令已到冬天,阴冷阴冷的,南方的冬天总是阴冷阴冷的,没有暖气,还有一点点湿润的空气包裹着周身。

那天大概是个周五,不用上晚自习,我照例在学校对面的"书林"书店蹭书看,老板大概也知道我太穷,对我蹭书相当宽容,还提供凳子。

当时看的啥已搞忘,也许是余秋雨的《文化苦旅》或者《山居笔记》。

看书忘时间,等老板打烊的时候,路灯早已点亮,抬头才发现下雪了,雪好大。

骑上我的加重自行车,晃晃悠悠回家,雪垫了厚厚一层,车轮子压上去能听到雪被碾碎的呲呲声音。

快出河滨大道转到小马路上的时候,我远远抬头看了眼最后一盏路灯,发现路灯发黄,灯光不远,但灯光周围有雪花从天而降。有的似有不小重量,飘飘洒洒,还有的又感觉很轻,随风乱舞。

路灯下的积雪比马路上的更厚。

不知道为啥,十几年前灯下雪花漫天飞舞的场景我总是不能忘怀。

【贰】所爱隔山海

十几年后,看到了《山河故人》,电影末尾赵涛在漫天雪花中一个人独舞,让我又想起小县城那路灯下的漫天飞雪。

看山河故人的过程,有好多感受,但又不能停下来把感受记好再继续看,真是遗憾得很。

而时隔两三年,脑子里剩下的就那么几个镜头。

其中一个镜头是,晋生要买梁子老板的煤矿,让梁子管矿,前提是不要再纠缠赵涛,但梁子拒绝了。

很有骨气,穷人的骨气,让我看到自己身上似乎也有同样的骨气,只是这骨气在慢慢消失,也许某天就真真不在了。

还有一个镜头是赵涛父亲过世,她让晋生送儿子道乐回山西奔丧。

道乐回来,懵懵懂懂的跟着妈妈去姥爷灵前磕头,再懵懵懂懂的吃妈妈包的饺子。

听妈妈唠叨一句:"人这一辈子,没有人能陪你走完,最后都是要分开的",最后跟妈妈一起在火车的卧铺车厢里听《珍重》。

借着这次姥爷的丧事,道乐跟妈妈见了最后一面,从此他就跟父亲远渡重洋,与母亲天各一方。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

影片结尾,道乐长大成人,听中文老师放的《珍重》,只是感觉这曲调似曾相识。

道乐喊出"涛"的发音,万里之外在漫天雪花中独舞的赵涛似听到了,听到了。

人本孤独,如果在闹市呆着,总还能感受到些红尘气息。

《山河故人》从热热闹闹的迪斯科开始,最后却以赵涛在漫天飞雪中独舞来终结,再加上中间母子天各一方,甚至道乐连母亲的名字都只记得有一个"涛"的发音,这是什么样的孤独。

人只有快乐不行,只剩悲伤也不妥,正如做菜,总有些甜,有些咸,这样才能日复一日往前过,吃不腻。

山河故人留下的孤独,适合就一壶老酒。

2018年白露 于北京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