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行尽矣,风雨凄然

元丰五年末,东坡贬谪黄州已三年,年末云:"岁行尽矣,风雨凄然!"算是他37岁的总结。

戊戌年也行到岁末,不管如何,总还要像东坡一样对自己的37岁画个句号的。

这一年,工作生活皆没什么大变化,只是环境不好,让人心气不顺的时候更多罢了。

但总还是有那么些喜人的事情,让人心情常常能稍畅快点。

其中最大的喜事大概是经过大半年艰苦卓绝的努力,让夫人怀上了二胎。

其二就是看书的范围扩大,不再局限于经史子集的范畴,而开始读各科目的入门书,这对自己的世界观还是有不小的影响。

其中《数理化通俗演义》真是相逢恨晚,要是中学或大学时候读到,也许自己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然而世间没有假如,也没有虫洞。

越发认识到大学时候的教科书的确是太差劲,老师们自己水平行不行不说,讲课的时候还非要用自己编的教材,也不知道他们这些老师对误了我们这些学生四年甚至是一辈子有没有心怀愧疚。

但不管如何,母校总还是好的。

开始重学微积分,概率论,线性代数等,这次自学,挑的就是自己自认最好的教材,分别是《托马斯微积分》、《概率导论》、《线性代数及其应用》,微积分才看到200多页,看得的确是神清气爽。

接近一年没翻苏轼年谱,快年关时翻了几页,总算是翻过了东坡的37岁,翻到了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

资治通鉴断断续续,还没看到东晋灭亡,只是看到桓温、桓玄陆续倒台,看到刘裕上台,拓跋珪开始大刀阔斧整顿大魏,应该快到南北朝对峙的时候。

通过《货币的教训》,终于知道央行的钱是如何流进市场的,不过有专业人士说,现在央行发行货币已经不是主要依靠外汇,而是开创了一堆工具,我理解就是通过各种方法借钱给商业银行,然后让钱进入市场。

忽然之间,对经济的运行好像有那么点感觉。

读完《重新设计生命》,对基因编辑技术有一个较好的概念。

书中大概提到,编辑基因后的胚胎没有发育地图,意思就是没有指明哪个基因发育成脑袋,哪个发育成心脏,但是将克隆的坯胎放到同类的子宫当中发育,却能发育成一个完整的个体,其基因与原个体相似度极高,真是神奇之至。

作为一个外行,总觉得这个结论不对,更大的可能倒是现在的科学家还没有发现坯胎或者说基因当中的发育地图,但随着科学发展,这地图迟早应该是能发现的。

当然,如果真能发现这个地图,那到时候直接在坯胎上修改手的基因,心脏的基因,那就更加方便,意义也会非常重大。

可惜这只是我的猜想!

《一本书读懂财报》,倒是已读懂,只是这知识不用,没多久也就还给书本,想来甚是遗憾,要是哪天考注册会计师,这书上的知识大概还是有用的。

读懂财报只是第一步,每个企业的财报都经过财务人员的手编辑过,并不一定反应企业的某些真实情况,所以财会专业才有财务分析这门课程,主要就是教拿到企业财务报表后怎么分析出企业的确切状况。

今年已过,还看明年。

明年主要还是要多读书!

二〇一九年元月于北京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