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承天寺夜游

元丰六年,印象中苏东坡因乌台诗案而贬黄州快六年了吧。

这一年还发生了一件事:乔峰继任丐帮帮主。

黄州就是今天的湖北黄冈,其著名的也不只是东坡,现在还有一样著名的就是黄冈考题,除此之外其实还有黄梅戏与六祖慧能的衣钵。

当年东坡在这个地方就是个囚犯,没有什么政绩,除了文章与诗词。

我曾经随口问过当地人,当地人说其实东坡也没在这地方留下来啥。想想也是,除了那个媳妇号称河东狮的陈季常平均一年来看他一次,佛印和尚偶尔来转转,然后也就是秦观来过,黄庭坚好像都没有来过,其他就是各路同年同仁没事经过,能得见一面。

与苏辙好像又是两三年没见,文与可也过世好几年了。

也应该是这一年,雪堂落成,全家都搬进去新家,不用再寄居。

剩下的,就只有与各路朋友的书简,以及随着书简附带的各种诗文的酬唱,还有随着书简带来的某些朋友已经逝世噩耗。

然后就是在这一年的秋天,苏东坡写下了这篇短文。

正文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zǎo)、荇(xìng)交横(héng),盖竹柏影也。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解读

这一天,快到月半,月色明亮,又是闲淡的一天。

快睡觉的时候看到这么好的月色,想想不能辜负,又没酒,也没下酒菜,那就只能去找朋友了,得亏当时张怀民也被贬到黄州,还没地方住,只能住在承天寺里,好在承天寺离雪堂并不远。

两人一边绕着承天寺中庭散步,一边看着月色下的竹柏影子,随风摇曳,不觉到深夜。

回到家,估计是想着晚上的景象,东坡总觉得有那么几句话,不吐不快,于是磨墨,挥毫写就了这篇让人百看不厌的短文。

尾声

就在这年冬天的腊八节,在张怀民寄居的小阁一起饮酒,然后写了

《南歌子-黄州腊八日饮怀民小阁》

卫霍元勋后,韦平外族贤。吹笙(shēng)只合在缑(gōu)山。闲驾彩鸾(luán)归去、趁新年。

烘(hōng)暖烧香阁,轻寒浴佛天。他时一醉画堂前。莫忘故人憔悴、老江边。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