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省、读书、字难看及内蒙小吃

好笑,本来说是周记,这出差在外,没事干居然就写第二篇周记了。
本来想直接叫周记第几篇,可是自己看着这样的题目都觉得不舒服,还是改了算了。

自省

毕业这么多年,各种论坛到处乱晃,看到什么学校的毕业生都能平常心对待,但是看到北大或者清华的,心里就不得劲。以前也发现,但是自己并没过多去追究,今天逛论坛又发现自己心里有那么一点别扭。静下心来想想,这应该算是一种病吧,算什么病呢?嫉妒似乎算不上。自卑吗?自己也并不想承认。
想来还是心修炼不够强大,要是达到伍庸伯先生的境界就好了。不仅没有达到伍先生的境界,倒是感觉现在大有退步的危险,以前一个人还能保证心在当下,现在感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都慢慢开始走神了,这不好,还是得把自己拉回来。

要读的书太多

想起那个徒弟下山的故事,到山脚打开师傅给的第一个锦囊,里面说的是“不要怕!”,回山时到山脚下打开师傅给的第二个锦囊,里面说的是“不要悔!”。
这两句话其实不仅仅可以送给这个徒弟,送给这红尘中的任何人都是可以的。曾经感觉自己的确是不怕的,现在好像也不是这样了。曾经自己也是不悔的,现在居然就有一后悔的事:大学时候要是把所有课程都学好,现在哪有这么费劲。
之所以有这种类似后悔的想法,是感觉现在需要看的书太多。混到不惑,还在为了温饱苦苦挣扎看业务书,也是服了自己了。

字难看

一直觉得自己签字难看,反正都是业务文件,也没啥事。结果今天到一个企业的历史陈列馆参观,要求我写句话签个名字。写话就费了半天劲想,想出来才发现写得真是难看,签名的时候更觉得难看。
要是有时间,还是要练练字的,说不定啥时候就有这种露一手的机会呢,要是媳妇在,直接让她帮我写了,可惜也不在边上。不过媳妇自己也觉得自己的字很难看,虽然她教书法。

小吃

这次同出差的同事每到一地似乎都很热衷找当地特色小吃。想起以前一起去西宁,他从来没去过,去了就找,结果找了一个西宁土火锅,里面有一道名菜叫狗浇尿,感觉跟着他走很是不虚。
这次来内蒙,两天吃了两种特色,一种是冰煮羊火锅,具体做法是先把冰块倒在锅里,然后放进去块状的羊肉,然后放入各种调料,还有一点秘制调料。煮熟了,先喝汤,汤很鲜美,再吃羊肉,肉很嫩。觉得可以让媳妇尝尝这个,一问,原来北京就有,而且离家很近,可以去试试,不过据说那的羊肉没有内蒙这边的羊肉嫩。
第二种是稍麦。我一直以为是烧麦,但看到店名都是稍麦。这也算是内蒙的特色之一,羊肉稍麦,据说复杂的还有白羊肉稍麦,黑羊肉稍麦。也很可口,就是店里没有卫生间,让人憋得难受,不然放空了还可以再吃一两的。
这个一两也有个说法,不是稍麦里的羊肉是一两,是包羊肉的面皮是一两。

添加新评论